Articles Posted in the " Iran " Category









  • 对伊外交的成果

    2015年4月(总第108期) 主编: 王雅平 对伊外交的成果 威廉·伯恩斯(William J. Burns),《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2015 年4月2日 完美世界中没有伊朗的核浓缩问题,现有的浓缩装置也会被拆除。可惜我们生活在并不完美的世界中。我们无法毁掉伊朗已经发展起来的基本浓缩技术和装置。我们能做的是在长时间内对其实行大幅限制、严格监控,阻止伊朗领导人浓缩出武器级别材料和制造核弹。 这些目标决定了美国近期针对伊朗核问题的外交策略,其中包括2013年间我在阿曼及其它场合主持的与伊朗的秘密会谈。鉴于过去三十五年中美伊之间互相猜疑、不满、缺少持续的外交接触,可以想见谈话过程非常艰难。我们的伊朗对手强硬、戒备、而且专业。但我们的努力最终促成了在2013年11月达成的临时协议《联合行动计划》。 尽管《联合行动计划》饱受非议,它的价值已经得到证实。它在十年间第一次冻结了伊朗核项目,提供创新监督手法,适度减轻对伊制裁,同时仍对伊朗施压。 周四在瑞士洛桑宣读的谅解录是推动进程的重要一步。尽管许多关键细节仍有待完善,但谅解录中明确列出了一个全面的共识。在至少十年内,这一个共识将让伊朗提炼一枚核弹所需的武器级原料的时间从目前的两到三个月延长至至少一年。这将大大降低伊朗的低浓缩铀储备,极大地削弱其浓缩能力,并对研究发展更为先进的离心技术加以限制。此外,它还切断了伊朗获得核弹的其它渠道,其中包括有效遏止伊朗在阿拉克反应堆制造武器级别钚的可能性,以及在未来至少15年内禁止其在福尔多地下设施中进行浓缩实验。 除了上述重大限制举措,我们还将创建一个空前严格的检视机制。它将明显高于目前的国际标准,以确保任何违反规定的行为都能够被迅速侦破。只有通过协议,我们才能开展检查与监控,阻断伊朗制造核武器的渠道。..